不要有趣,要有用

废文bot,主产:亲子分/银讯
目录在第一个文集里
过激洁癖,讨厌bp,别跳我脸
封面by芳

© 君安泽
Powered by LOFTER

雏鹰 01☃️(银讯/哨向/连载)

❗️哨兵/向导AU。


作者不是挖坑不填,是脑洞先动的手,现场很激烈,我们赶到的时候只看到剩下一个写满字的word了。


题字是 @意宽 女士!星星眼 





《雏鹰》 01

银灰/讯使


>>


喀兰塔的首领所居住的院落,永远是最安静的,白噪音像厚雪一样掩埋了大部分对哨兵来说有害的声音。卡罗琳医生带着助手走入这个院落时,也是训练有素的轻手轻脚,仿若身边有一只鸟而不敢惊它飞走似的。她轻轻叩响两下房门,等了一会儿无人应答,犹疑地开始敲响第二次。 

 

银灰这才从椅子上睁开眼,说道:“进来。”

 

“长官,注射的时间到了。”

 

银灰颔首,他把面前的线装书合起放到一边,黑色的墨水仅标注到第4页第二段的位置。卡罗琳用钳子夹起棉花蘸取消毒液,擦拭在银灰手腕的一侧,问道:“您睡着了?”

 

“嗯。”银灰看了一眼桌上的怀表,补充道:“两个小时。”

 

“依特拉的血,效果比想象中要快。”

 

卡罗琳推着针管,把刚抽出来的新鲜血液注射进银灰的身体里,原本只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没想到真的挺有管。哦,用死马这个比喻,并没有冒犯长官的意思。可是银灰才21岁就出现了结合热的征兆,着实给医生们扔了个大难题。毕竟国内的S级向导一只手就能数过来,没有一个属于喀兰。

 

 

 

结合热是哨兵长期未和向导结合所导致的危症。哨兵的感官和精神十分敏感,所以越高级的哨兵越需要向导的照看,否则精神十分容易过载,但哨兵和向导的数量比例实在是太悬殊了。结合热一旦爆发,很容易会让银灰陷入神游,如果没有合适的向导进入他的精神世界把他带回来,他就再也无法苏醒。

 

到达这个阶段,A级向导也很难安抚他了。风声不胫而走,再想弄到S级的也几近渺茫,银灰不可能立刻去撬自己的敌人的虎口——时机未到。那些人既然盼着他死,也怕他真的找到一个S级向导,就必然会趁现在有所行动。

 

但老奸巨猾的老家伙们这次竟也沉得住气,吃一堑长一智,领教过这么多次银灰的手段,既然分不清哪些是他故意放出的破绽,就没有心急火燎的露出马脚。他们断定银灰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用他的路子去从国外找一个合适的向导,但以S级向导对一个国家的价值来说,和他们接触已经算外交事件了,需要花很长时间。倘若再有人从中作梗,那银灰肯定吃不下这个消耗。

 

喀兰的医生看起来比银灰更急,他们十分清楚检测表上那触目惊心的红色数据意味着什么。最糟糕的是,塔里的白噪音对于其他哨兵来说已经足够,却无法完全覆盖S级哨兵的感官。尽管哨兵自己有可以隔绝外界的精神屏障,但现在银灰的屏障就像受伤溃烂的皮肤一样,根本不能承载过量的信息。这导致银灰甚至无法入睡,各种清晰的噪音糅杂在一起,没日没夜的折磨着他。

 

在他临近四天没有阖眼的时候,卡罗琳请求说:“长官,我想往为您注射的向导素里加入药物,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了。”

 

但对哨兵使用麻痹神经的药物并不是好事。

 

“不急。”银灰说,声音有些沙哑,“去找一个依特拉,你觉得怎么样?”

 

“依特拉?”卡罗琳有些惊讶,依特拉的向导素的确有让哨兵着迷的味道,与哨兵的适配性极高,但她并不看好这个提议:“依特拉人本就稀少,更别提向导的数量了……就算是依特拉,能跟您结合的至少也需要A级。”

 

她摇摇头,还是时间的问题。银灰说的是去找,说明喀兰塔的信息库里没有登记过依特拉的向导。尽管她知道国内哨兵向导信息库的更新速度,慢得像只在历史书上见过的蒸汽火车,没登记过不等于没有。

 

与大国不同,“塔”在谢拉格是一种新兴的科技概念,专门为无法和正常人一起生活的哨兵向导建立,还未在全国推广。它不是那种宗教的尖顶建筑,它的规模可以和宫殿或城堡差不多,特点是四周又高又厚的围墙,以及墙内的白噪音装置。谢拉格的上层腐烂严重,领导人之间又极其不合,对哨兵向导的援助十分有限。没有条件建塔的地区,哨兵和向导就住在远离人烟的兵营里,属于州市自治。信息闭塞再加上没有统一的管理,不同地方往上级处更新信息的时间间隔就不相同,最长可达数年之久。

 

即便如此,银灰想找一个被信息库遗漏的依特拉向导,无异于在干涸的河滩上寻找一颗还未被人拿走的珍珠。

 

厨房里的铝制菜盘不慎掉在地上,轰响和嗡嗡声像冰棱一样钻着银灰的耳朵。银灰揉了揉太阳穴,疲倦地说道:“A级……也就是说可行?”

 

“不敢说百分之百,但可行性确实很大。即便没有达到结合条件,提取向导素也可以让您多缓一段时间。”

 

银灰看了一眼窗外的天空,视野中的白色上浮着一层淡淡的粉色。再拖几个星期,他的眼睛连光线都无法正常接触。他平静地说道:“值得一试,几年前我在措木宗狩猎的时候,曾见过依特拉人。”

 

 

 

有确切的地点就节省时间多了。银灰秘密地派人地前去暗访,避开敌人的眼线。也是他命不该绝,十天之后角峰传回了消息——他们快马加鞭地赶到措木宗,那里确实有一个刚觉醒不久的依特拉向导,精神力为A级。

 

银灰立刻下令把他完好无损地带回来。但即便是银灰,也不能随便要走别人的向导。毕竟兵营里的哨兵没有白噪音的保护,精神很容易过载,熬不了几年,在这种情况下向导就是他们活命的依靠,更别提是一个可用精神触稍同时安抚许多哨兵的高级向导。

 

银灰向宗主许诺了优渥的条件,他答应为措木宗出资建塔,并派遣一队医生去帮助哨兵治疗,以及赠送给这个贫瘠的地区数目可观的金钱。

 

只有最后那个条件被拒绝了。宗主是这样回复的:“尊敬的大人啊,您好心好意地帮助我们,我们当然也愿意帮助您。但金钱是万万不可的,这位优秀的向导是措木宗的一名战士,不是买卖的商品。玛神在上,他是为了连接我们的友谊前往喀兰的。”

 

“说的没错。”

 

银灰对他们的骄傲表示敬意,但改送了他们所需要的物资。从交涉到把人带回来,都在暗地里秘密地进行。归来的那天银灰才亲自去迎接了,当见面的时候,他有些惊讶,没人告诉过他这个向导才16岁!

 

哨向的分化一般是在成年到二十岁左右精神图景趋于成熟的时期,年纪太小就觉醒,精神图景会孱弱得像“早产儿”一样。向导能敏锐的感知他人的情绪,越高级的向导越容易共情。哨兵向导每天的生活都十分压抑,哨兵又容易受到创伤,情绪波很大,因此每年都有向导因为精神力不足,屏障抵御不住太多负面情绪而心理出现问题、甚至选择自尽的事例发生。

 

他走到少年面前,黑发的少年抬头看他,神情没有怯意,但一丝黯淡的失望从眼里一闪而过。尽管有些困惑,但银灰还是在他要行礼的时候,制止了他。

 

“你不用对我多礼,一路赶来辛苦了。”

 

少年还是规矩地对他行了一礼,合掌虔诚:“措木宗有幸得到您的救助,宗长和同胞们让我替他们说声谢谢!”

 

“何须谢我,银灰是为了你才愿意付出这些的。”

 

银灰对他伸出手,少年的手在行完礼后就又插回了衣服口袋里,刚好遮住右手腕上有喀兰标志的向导用的电子手环。他动也不动,垂下眼眸。

 

“可是谁都没问过我的意见。”

 

银灰的脸上并没有任何不悦,他说道:

 

“你是一个A级向导,能抗拒你的人很少,用不着在意没人听你说话这种小事。跟我回塔后,我会找人教你让别人听从你的方法。”

 

就算是个不聪明的人,不能把银灰话里的意思听全面,也能听懂他的态度——以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但你必须待在喀兰。到目前为止银灰已经展现出够多的诚意了,喀兰的待遇和安全性也是最好的,一般人实在没理由拒绝。

 

依特拉向导问:“我什么时候能再回家看看?”

 

“这点我尚且无法给你保证,不过如果你有想见的亲人朋友,我可以让他们来跟你见面。”

 

“谢谢您。”

 

银灰和他握了握手,“欢迎你。”

 

 

 

在银灰的安排下,休息一晚过后,第二天医生们才开始对这位向导进行繁杂的体检和测试,结果却大感意外。卡罗琳面色不安地把报告放在银灰面前:“适配度只有30%。”

 

与S级这么低的适配度,就算在普通的A级里,也只是低档的水平。依特拉的向导素浓度那么低,实属罕见。

 

银灰翻了翻,没看下去,说道:“你们被他骗了。”

 

卡罗琳不解地问:“您的意思是我们中了他的暗示……但这是重复检测之后的结果,并且他还没学过如何使用向导的能力,怎么可能在整个过程中暗示这么多人?”

 

这得多经验老道的高级向导才能做到!

 

银灰说:“他暗示的是他自己!无意识的。”

 

“啊!”卡罗琳反应了过来,不禁哑然失笑,新觉醒的向导都会有这种想法:要是我不是向导就好了。向导虽然身份尊贵,级别越高待遇越好,但代价就是永远失去身心自由,如同豢养在笼子了的金丝雀。他们一旦觉醒,就要无休无止地为哨兵服务,有需要的时候还要被安排给一个哨兵进行结合。想抗拒、想逃避,都很常见。

 

不过一开始就能做到这种伪装,精神力的强度可见一斑。以及……银灰能肯定这个向导是在伪装,说明他早就闻到了他的味道,并且有好感?


 

“我们立刻为他重新安排一次检测。”

 

“不必了,先让他适应塔里的生活一段时间吧。”

 

“可是,您不打算和他结合吗?”

 

只要达到适配度就可以立刻结合,银灰不但能彻底脱离结合热的威胁,实力也会很大提升。向导被结合后,对所属哨兵的安抚力也会增强,所以哨兵都渴望得到一个向导。

 

银灰摇摇头:“他还未成年。”

 

卡罗琳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是啊,他才16岁,没有什么战斗的经验。如果转眼间就要跟您过上同样的生活,那太残酷了……”

 

银灰的生活彻底被卷入残酷的漩涡里的时候,比16岁更早,他也曾是个幸福知足的孩子,有一个令人艳羡的家庭。可是明争暗斗夺走了他的一切,也过早的扭曲了他,为他披上永远无法脱下的阴影。他坚持了下来,别人却未必有他如此幸运。

 

银灰说道:“把他交给长律,让他和新兵一起培训,尽快和塔里的其他向导一起工作。”

 

“那您这边……”

 

“每天给我他的血。”

 

“我知道了,待会儿我就去提取他的向导素。”

 

“不用,直接注射。提取向导素需要的血太多了。”

 

“可是你们的血型不符,会发生溶血反应!”

 

“无妨。”

 

“很痛的……”卡罗琳说,看银灰并不想改变主意,她又说道:“不过我还是得提取一些他的向导素留存起来,以防万一。”

 

银灰应允了。

 

 

 

在经过第一天的注射以后,虽然银灰还是几乎没怎么睡,但精神平静了不少。直到今天上午,困意来袭的时候他靠在椅子上很快就睡了过去,一闭眼就是两个小时。不再如同一层快要融化的薄冰,被声音一敲就碎。说明他的屏障已经开始在快速修复了。

 

卡罗琳拔出针头,银灰的侧腕上一片青黑。即便哨兵的恢复能力很变态,但溶血反应的胸口剧痛和呼吸困难免疫不了,不过对痛苦的耐受一向是哨兵重点训练的内容。银灰问道:“他这几天还是心情不好么?”

 

“呃……”想必银灰是从向导素里感受到了什么,但卡罗琳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他看起来没有异常,每天抽血的时候都很配合,还问了您的情况,安排的课程和训练也都按时去了。对待护卫也很温和,从没发过脾气。”

 

“嗯。他提的要求,你们都满足了吗?”

 

“我们告诉过他想要什么尽管开口,只要喀兰可以办到,但他没有提过任何要求。哪怕对食物也没有,每天无论给他搭配什么餐食,他都吃干净了。”

 

银灰微微皱眉,思忖了一下,说道:“从我的收藏里找些东西给他送去,看看他的反应。送了什么再告诉我。”

 

“这……”

 

卡罗琳面露踌躇的神色。她记得银灰说过,看不出一个人的喜恶和人性,就掌握不了他的弱点,但有必要这样对付一个孩子吗?喀兰已经彻底调查过他了,背景很清白,他以前只是个普通的信使,不参与任何纷争,不与阵营人士有过密的交往。尽管这件事确实有些奇怪——一个普通人突然被推到了很高的位置,告诉他有什么心愿都可以满足他,身边的人也听他吩咐,但他却能完全抵住诱惑。可万一只是因为这个孩子刚成为向导,还无法面对自己的命运呢?

 

说实在的,她挺喜欢这个孩子的,长得漂亮,而且性格挺好,只是有那么些……固执,在这一点上和银灰惊人的相似。

 

银灰似没注意到她的思绪,说:“你刚才说他问过我?”

 

“是的,他问您的身体有没有好些了?”

 

“嗯。”银灰的眉头舒展开,轻声说:“去做吧。”

 

卡罗琳轻轻叹气:“是,长官。”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1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