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银老板是最完美的!不准说他坏话!=

《草莓橘:你是怎样哄他睡觉的》

  *补完JO5和耻烟后紧急一发🍓🍊!!他俩锁了!!

  

    

  “福葛——”凌晨三点,纳兰迦抱着枕头闯进福葛的房间,撕心裂肺的叫道:“我又睡不着!我又好想睡觉可是睡不着!我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啊!!!”福葛从床上打挺坐起,想用台灯给纳兰迦一棒槌。但是纳兰迦被逼疯似的快要哭了,那双三天未消去黑眼圈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仿佛他是他唯一的仰仗。福葛调整呼吸,温和地问:“怎么了?你又失眠了吗?”

  

  “是啊!我按照布加拉提说的睡不着就听点音乐,可是米斯达和阿帕基说我要是再吵就把我杀了!喝热牛奶的方法也试过,完全没有效果!”纳兰迦紧紧抓住福葛的一只手。

  

  “不要慌纳兰迦。对了,数数怎么样?你试过没有?”

  

  “数数?”纳兰往后迦缩了缩脖子,“没有……”

  

  “从第一只羊数到第一百只羊,差不多就能睡着了,很简单吧?”

  

  “原来如此!你真有办法,福葛!那,我能睡在你旁边数吗?”

  

  福葛脸色一黑:“当然不能,回你自己的房间去!”

  

  “不要嘛——”纳兰迦扑上去抱住了福葛的腰,脑袋在他的腹部拱来拱去,开始耍赖,“我在那里三天没有睡着了!那里已经给我留下了‘无论如何都无法入睡’的暗示!一定不行的!再睡不着我会死的!”


  他的哀嚎声表示他是真的怕了。福葛叹了口气,纳兰迦太可怜了,失眠真的太痛苦了,明明困得要死却就是无法入睡。他从很多书籍上得知过失眠的可怕之处,长久的失眠是精神类疾病的预兆,此刻他甚至比纳兰迦还忧心忡忡。圣母庇佑,纳兰迦已经是个脑子只能用来装水的小笨蛋了,事情别再变得更糟糕了。

  

  福葛把纳兰迦的头推开,他乱糟糟的黑发蹭得他好痒。福葛说:“既然你要留下来,那得快点睡着,不要影响我休息,明白了吗?”


  纳兰迦的眼睛亮了:“嗯!”


  他绽放出一个光彩熠熠的笑容,福葛不由得翘了翘嘴角。


  他们在床的两边躺下,纳兰迦枕着自己的枕头,掰着手指说:“那我要开始啰?”


  如果他能在心里数就好了,福葛侧头看着纳兰迦,在心里这样希望。说不清是害怕他影响自己睡觉,还是害怕听到万一他连100以内的数字都数不清。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四只羊,五只羊,六只羊……”


  看来进行的很顺利,福葛放心地闭上眼睛,没有发觉纳兰迦的额头逐渐冒出冷汗。


  “十七只羊,十八只羊,十九只羊,一百只羊!哎?”纳兰迦盯着自己的手指。他的手指还在动,他也能看到自己的手指还在动。他叫了起来:“完全没有睡着嘛!”


  福葛吼道:“不对吧!为什么突然从十九跳到一百了!你在搞什么鬼!”他忍住了想砸出去的拳头。他知道纳兰迦是故意的,纳兰迦并不是真的以为十九之后就是一百。但正因如此,他有一种被糊弄被小瞧了的感觉,怒气在心底躁动。


  “因为太漫长了啊!好累,我想要立刻睡着!你不是说数第一百的时候就能睡着吗?”纳兰迦转头,委屈的看着他。


  “唉!”福葛又躺了下去,平缓自己的心情。


  该怎么办?他想起了小时候在床边给他讲故事的祖母,很多个夜晚他都是听着祖母的童话故事进入到甜美的梦乡中。在那样从小就被父母逼着接受精英教育的童年里,祖母的故事就是一天中最让他轻松的时刻。

  

  “要听故事吗?我给你讲故事,说不定你会睡着。”


  “故事?我不是很感兴趣啦,但你要讲的话,就讲吧。”纳兰迦兴致索然地说,并且打了一个哈欠。


  这是一个不错的预兆,福葛看到了希望,于是他开始为纳兰迦讲起故事。他不会说什么梦幻的故事,但他知道很多在西西里广为流传的怪谈。尽管在讲述的过程中,他多次回想起了去年上映的那部美丽传说,同时也为和他一起去观影的纳兰迦根本无法理解其精髓,只是不断地在吃零食、挖耳朵、打瞌睡而已感到暴躁。不过他记得当雷纳多与女人的性爱镜头出现的时候,纳兰迦红了耳朵,那副呆怔了几秒钟的样子很可爱。


  福葛不由得笑了起来。


  “你突然之间笑什么啊!然后怎么样了?福葛,快告诉我!不会真的是幽灵吧?”纳兰迦兴奋地摇晃着福葛的胳膊,一脸期待地看着他。刚才他明明还在床的那一头,现在几乎都靠到福葛的肩上来了。


  “……你等一下!为什么你越来越精神了啊!”


  “因为你讲的故事太精彩了啊!说起来这是为了让我睡觉才讲的故事,可是我好在意后面的发展,更加不想睡了啊!”


  “我真是服了你了!故事就讲到这里!”福葛喟叹地扶住额头。


  纳兰迦快哭了,他觉得自己好惨,不但没睡着,而且没听到结局。他抱怨道:“你不如给我讲讲数学算了!我很快就会困……”他连忙捂住了嘴。


  “纳兰迦,数学计算这样活跃大脑的事情,为什么会困呢?你给我说说清楚。”福葛和颜悦色地问。

  

  “我说不清楚!我连让我入睡的方法都不知道,这种问题我怎么知道!”纳兰迦发挥他坦率的优点,用埋在手掌下面的嘴回答。只一瞬间,他就被福葛使劲掐住了脖子。福葛额头青筋暴起,但在努力克制,他咬牙说:


  “我还有一个办法,如果这也不行,你立刻给我滚回房间!我可不想陪你失眠到天亮!”


  在纳兰迦开始叫“放开我!”之前福葛就放开了他。福葛拿出教师的样子认真地说:“这个方法对你来说太复杂了,我本来并不想用,所以你要好好听清我说的话,然后照做。克服失眠最重要的就是舍弃焦虑和放松,也就是说关键在于调整呼吸,你先平躺好。”


  纳兰迦按照福葛所说的步骤,将双手放在身体两侧,双脚分开。


  “把注意力引导在呼吸上面,去感觉腹壁在吸气时的膨起,呼气时的下坠。对,除此之外其它的什么都别感受,保持这种空白的状态,逐渐忘记你的脚踝,你的小腿,你的膝盖……让你的身体消融在意识之中,只留下呼吸的感觉。”


  纳兰迦开始深呼吸,气管发出可怕的声音。


  “没错,就是这样!吸气,呼气……放松!深呼吸!不要紧张,很好!怎么样,有没有想睡觉的感觉要出来了?深呼吸,除了呼吸以外什么都不要管!不要紧张!用力!深呼吸!用力!要出来了,一定要出来了!用力!”


  “啊啊啊!”纳兰迦坐了起来,肩膀狠狠地撞开了福葛的脸:“睡意有没有出来我不知道!总觉得你再施咒下去有什么别的东西要出来了!”


  功亏一篑的福葛抬起头,咬牙切齿:“纳!兰!迦!”


  并且他终于意识到一件事情:“说起来,你一直没有闭上过眼睛吧!”


  “对呀!”纳兰迦承认,“所以与其说是解决我如何入睡的问题,不如说是解决让我如何闭上眼睛的问题!”


  “你他妈在逗我吗!”福葛暴怒地一掀被子,纳兰迦就滚下了床,只有两只小腿还挂在床沿。纳兰迦叫痛地扶着腰,福葛抓起他的领子,用食指狠狠地戳他的脑门:“怎样闭上?你自己闭上不就好了!智障!难道要我用紫烟帮你永远的闭上吗?”


  “你说什么?”纳兰迦揪住福葛金色的额发,“一闭上眼睛就觉得不舒服,不由自主地想要睁开,仿佛被人用胶带把上下眼皮分开粘住了一样!这就是失眠!你懂吗!别戳我!”

  

  纳兰迦带着哭腔说,眼睛里求助的希望仿佛由于误解而破碎了。福葛一瞬间冷静了下来,他把纳兰迦捞回床上。


  “对不起啊,纳兰迦,我没有失眠过所以没有理解你的感受。”

  

  “不,我才应该道歉……这明明是我自己的事情,打扰你休息了,我还是回我的房间……”

  

  “纳兰迦!我还有一个办法,或许能帮到你。”福葛从纳兰迦的身后抱住了他,并用另一只手蒙住纳兰迦的眼睛。他感觉到纳兰迦阖上的眼皮也好,眼睫毛也好,在他的掌心里似乎由于怔愣住,连颤也不颤。待纳兰迦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他高兴的叫了起来:“福葛!我闭上了!而且坚持了很长时间!”

  

  “那太好了。”福葛当然知道。他维持着这样的姿势,抱着纳兰迦躺了下去。“Buona nette。纳兰迦。”

  



  


  “啊——睡得真好!”第二天,纳兰迦伸着懒腰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时候。


  “午安。”乔鲁诺说。


  “哦!纳兰迦,你也太懒了吧,竟然睡到这个时候!再迟一点的话午饭都没得吃了!”米斯达的嘴里还嚼着东西,声音含糊不清。


  “你的失眠症消失了吗?你今天精神看起来好多了。”布加拉提注意到纳兰迦的脸色,欣慰地说。


  阿帕基靠着椅背,把玩着手中的餐刀,随口问道:“福葛去哪了?”


  众人这才想起今天早上确实没有见到福葛,刚想就此进行一番谈话,即将入座的纳兰迦却突然惨叫起来:“好痛——痛痛痛!”


  乔鲁诺关切地问:“你哪里受伤了吗?让我看一下。”


  纳兰迦嘶着气,一边摆手一边解释:“不是受伤啦!其实,昨晚我睡不着的时候去找福葛帮我想办法。最后却被他猛戳了一顿,我的腰都快被折断了!不过折腾了那么久好歹是睡过去了……”他扶住了腰。


  “……”

  

  看着纳兰迦天真的面庞,餐桌上像声音被Turn off那样陷入了沉默。


  “大家,午安。”等纳兰迦走后收拾好房间才姗姗来迟的福葛,在打完招呼以后,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


  “喂,福葛。”米斯达先开的口,“我问你,你昨晚是怎样哄纳兰迦睡觉的?”


  “为什么要问这个?”他避开米斯达的目光,看向纳兰迦,这家伙不会乱告状吧!虽然确实是自己没有控制住脾气。


  这小子在心虚。阿帕基沉下脸说:“纳兰迦,把你刚才说的话重复一遍!福葛是怎样让你睡着的?”


  “怎样……?”纳兰迦心里有些发毛,阿帕基的态度简直就像是警察在对质一般,“福葛抱了我一晚上……然后我睡着了。对吧,福葛?”生怕自己表达错误,他向福葛求证。


  “啊……没错。”福葛说。他想到可能会造成误会,于是飞速思考该如何向大家解释他并非想要抱着纳兰迦睡觉。但这种事惯常越描越黑。


  布加拉提的一只手拍在了桌子上,米斯达连忙劝阻:“哎,哎!说不定纳兰迦是自愿的……”


  实际上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对此有所怀疑,这正是他们对福葛投去异样眼光的原因。乔鲁诺转头对纳兰迦说:“既然你对我们毫无隐瞒,说明你完全接纳了福葛,我们应该恭喜你,纳兰迦。你很清楚福葛昨晚的行为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对吧?”


  “嗯!”纳兰迦绽放出单纯并感激的笑脸,“福葛是为了帮助我睡觉!他是这么说的!”


  “没错!”福葛回答。并在心里点了个赞,就是这么纯粹!这小傻瓜竟然解释清楚了!

  

  乔鲁诺黑着脸,把下巴放在双手搭成的拱桥上,“我没有其它问题了,布加拉提先生。”

  

  “人渣!”米斯达用薄凉的目光看着金发青年。


  “???”福葛:“等一下!”


  “福葛!”布加拉提第二次在福葛面前用那冷彻刺骨的声音说道,浑身结冰般地缓缓站了起来,“纳兰迦他还是个孩子啊!你竟然利用这样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你给我到外面去!我要跟你好好谈谈!”


评论(15)
热度(219)

© 君安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