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银老板是最完美的!不准说他坏话!=

[岛崎辉] 今晚月色特别美

想搞初恋纯情文学(。


  调味市里没有岛崎到不了的地方,他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所以他可以前一秒在神庙前空无一人的楼梯上吹口琴,下一秒出现在辉气家附近的公园里。他打电话给辉气,说你下来。

  辉气在写作业,他完全不想下去,他说你上来。岛崎说我不上去,别看我这样我其实是一个很传统的男人,这么晚了辉气你竟然让正式约会还没超过五次的男人去你家,我无法接受。

  辉气说你好烦啊。

  五分钟后辉气从公寓里走出来,晚上寒气略重,他竖起外套领子,把手插在衣兜里。他看到岛崎还是那身很骚的行头,在长椅上对手哈气。辉气翻了个白眼,坐到他身边想去给他捂捂手,然而岛崎提前把手躲开了。岛崎说,聊天归聊天,别动手动脚。

  辉气简直想骂人,这家伙打他的时候可不是这种态度。交往一个月不让亲不让摸,辉气问:我每天下来,就是为了跟你面对面视频?

  岛崎有点委屈,虽然纯是装的。他说:线上视频,我又看不见你。

  于是辉气心软了,又一次的。

  但他还是劝诱道:岛崎先生,如今的时代和您当年已经不同了,14岁的女孩都当妈妈了,那个电视剧你看了没有?

  上一个问岛崎那个电视剧你看了没有的人是没话找话的羽鸟,对于这种问题岛崎早就不忍了,他回答我怎么看?你把你的眼睛捐给我我去看?峯岸在旁边提醒说羽鸟的眼睛不好,跟瞎了没什么两样。岛崎才恍然大悟,说哦难怪。

  但岛崎现在完全没工夫细想辉气说了什么,只剩下14岁这个词在脑中尖啸盘旋。他满脸沉重,十指不安的绞在一起,说:对不起,答应和你交往之前,我真的不知道你才14岁。

  辉气完全不理解他为什么要道歉。不知道这个当着全国观众的面愉快绑架总理的人是怎么想到要为这种事情道歉的。但没由来的,他心跳加快了几分,他噗嗤一笑,觉得这样的岛崎先生也很迷人。

  我快15岁了,辉气说,我的头发也长长了。我还会继续长。

  岛崎知道少年的头发和初见相比已经长了许多,软软的盖过了耳朵。上次过街的时候他听到有女生一边吸气一边小声地说那个金发的男孩像王子一样。他的十指无意识地互相按压,克制着一股冲动。辉气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说道:要摸摸看吗?反正过一段时间就要剪掉了。

  又不是没摸过。岛崎说。

  那能算是摸吗?辉气问。我前天晚上又梦到你拽着我的头发去撞墙和玻璃,醒过来的时候脑门和后脑都在痛。拜托你改变一下我的记忆吧,岛崎先生。

  岛崎叹了口气,没辙地把手放到少年身高的顶端,温和地抚摸。辉气的长发和晚风吹拂过时他所猜想的一样柔顺。他感觉到少年满足地把后脑勺蹭在他的掌心里,像小猫撒娇的时候。辉气也非常渴望自己的抚摸和亲吻吗?他想把少年放到自己的腿上,亲吻他的脸颊。他的体型还那么小,自己可以把他完全圈在怀里,等他长大后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在这一刻岛崎悟到了爱会像细胞一样更新换代,不时常涌溢的部分只会死掉。

  辉气说,你摸我了,四舍五入可以奉子成婚了。

  岛崎开始揉乱他的头发,说,什么鬼的四舍五入。

  辉气说,不管,就是讹你。

  岛崎放下手,问,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一个差劲的男朋友,不像恋人一样的碰你,可还是要霸占你。

  怎么突然说这种话?辉气说,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哪里过分了。你每天都来陪我我就很开心啊,其实说实话,之前我因为没有和成年男人交往的经验很紧张呢,你怎么看都像食肉系,我担心自己不能做到让你满意,还私下做了很多准备,补了很多知识,没想到完全用不上……

  辉气声音越来越小,头微微侧向另一边,弯起的食指关节压在嘴唇上。岛崎的心在叫嚣,做了很多准备是什么准备?补了很多知识是什么知识?这样既认真又可爱到犯规的男朋友是真实存在的吗?但岛崎表面还是一副沉稳的姿态,他毕竟是个有特殊经历的成年人,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这他妈还真没见过。

  岛崎说:辉气,以后我不用墨镜和盲杖,你可以在路上牵我的手。

  辉气坐直了身体,期待地说:那以后晚上我们别坐在这里了,我们去附近散步吧!

  岛崎说,你要是很想的话,现在也可以牵。

  辉气顿了顿,用轻飘飘的声音回答:那……

  辉气伸过去的手仿佛也是轻飘飘的,就快要碰触到的时候,他的手指忽然畏缩了。岛崎没有等,抬手握住了他的手。辉气颤动了一下。明明不是第一次牵手,主动去牵女生的次数也不少,为什么偏偏对岛崎有这种感觉?他说:心脏跳得好像快要爆掉了。

  岛崎回答,我听到了。

  辉气的心脏收缩了一下,他低声说,真狡猾。

  岛崎说,你也可以听一听我的。

  宠溺的语气传到辉气的耳朵里,他瞬间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这次他没有迟疑地把头靠在岛崎的胸膛上,耳朵附在他心脏的位置。岛崎改为和辉气十指相扣,酥酥麻麻的感觉沿着脊椎一路向上。岛崎珍惜地包着这只神奇的小手,明明是那么有力量的能保护别人的手,现在在他的手心上却软得像支甜柔的歌。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别人心脏跳动的声音,辉气说。他震撼得像第一次用天文望远镜看到美丽的太空和星星。

  岛崎问,感觉怎么样?

  感觉很热。辉气回答。

  哼。岛崎觉得好笑。

  还有……,辉气思考。

  他说,感觉吵吵闹闹的。

  岛崎说,是啊,我们的两颗心脏遇在一起,就会变得吵吵闹闹的。

  辉气有些眩晕的笑了,肢体的很多细节都在诉说此刻的幸福。辉气仰起头,说:它们对彼此来说一定都是很特别的存在。

  是。岛崎低头附和。

  他们的呼吸交织在绝美的月色里。岛崎觉得自己无需再做抵抗,他的另一只手把少年紧箍在怀里,给了少年一个期待已久的漫长拥抱。


评论(30)
热度(110)

© 君安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