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银老板是最完美的!不准说他坏话!=

[岛崎辉]辉猫百分之六十六

最新消息,猫为了加快侵略进程,开始同化人类。


  a.

  辉气长出了尾巴,还有猫的耳朵。

  他想生气地去瞪岛崎,但岛崎又看不见,于是他放弃了,自个儿焦躁的乱成一团。岛崎看上去很平静,只是有点好奇,他一只手摸着下巴,抬起另一只手揉了揉辉气的脑袋,那对支棱着的猫耳不由自主地软了下去,抖了两下。

  “会动!”岛崎开心地说。

  ……有个这样的男朋友,辉气觉得自己要被气死了,他问:“你觉得我变成这样和你昨天说我像一只猫有关吗?”

  “有什么关,昨天又不是我的生日,我的生日在十二月,而且我不许愿。”岛崎拿起辉气的手掌捏了捏,这还是只软乎乎的小手,没有变成夸张的肉垫。

  “不许愿的理由肯定是觉得自己有超能力,所以想要什么都可以得到吧?”

  “你不能从一个凡人的角度去看待问题吗?”岛崎说,“我不需要许愿,因为我巨有钱。有钱到可以让我们衣食无忧到下辈子、下下辈子。”

  “别炫耀你的钱了,岛崎先生,否则你就把卡从我这里拿走!”

  岛崎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多有钱,他在铃木那里比好莱坞巨星还能赚钱。岛崎把账户给辉气,以看不见的理由让他去打理一堆数字上的麻烦,做个免费的金库守洞人。岛崎只负责挥霍,多么聪明。

  聪明的岛崎立刻回到了猫咪的话题。他把手伸进辉气的睡衣里,在辉气的胸上仔细摸索:“我听说猫有八个奶。”

  辉气终于忍无可忍。他捏紧了一只拳头,满脸通红,愤怒道:“你在胡说什么呀!我不是猫!不会变成那样的!”

  “抱歉。”岛崎收回手说,“午饭我们吃鱼吧。”

  谁要吃……辉气刚要反对,然而嘴里却突然对鱼肉的味道馋了起来。辉气蓝色的眼睛亮晶晶的期待着,岛崎看不见,不过他感觉到辉小猫的耳朵一下子竖直了,就跟猫咪听到开罐头的声音一样。

    

  b.

  辉气没有变回去。几天以来,岛崎吃了这辈子所有的鱼。

  辉气开始变得爱睡觉,每只猫咪都懒洋洋的。他蜷缩在沙发上,被子上,可以晒到太阳的红珊瑚绒毯上。除了岛崎的胸膛,他说:“好硬。”晚上睡觉的时候他试图从岛崎的胳膊里拱出去。

  曾经这是岛崎的优点,但现在岛崎有那么一点儿觉得受伤。

  但辉气又拱回来了,猫喜欢狭小的空间。在岛崎圈起的怀抱里,他觉得很安全。

  

  c.

  岛崎的快递是在早上十点送货上门的,算是他送给辉气的生日礼物。辉气并非是想指责他没有常识,提醒道:“生日礼物应该在生日的当天送,岛崎先生。”

  实际岛崎根本没打算做出送生日礼物这种温情的举动,只想说句生日快乐,过去二十六年他都是这么干的。但到了辉气生日的当天,他突然感到了后悔,不妥当,于是为辉气订购了一个书架,他家里一直没有。

  “我真的需要这个!”

  辉气果不其然好兴奋,好开心,他拥抱岛崎,踮起脚尖吻了岛崎的下颌。接着没有理会需要拼装的书架木板,快速地钻进了宽大的纸箱里,面带微笑地打起了盹儿。

  

  d.

  辉气仍旧不承认自己是一只猫。他戴上帽子,穿上宽松的衣裤,把自己奇怪的特征藏了起来。

  考虑到家猫十分畏惧出门和陌生人,所以岛崎觉得自己最好是跟着,然后去电影院里睡上两小时。

  他们在路上遇到了狗。

  辉气以只能被岛崎捕捉到的超高速移动跳到了电线杆上,像个树袋熊似的挂在上面,头发根根竖直。

  “这太牛逼了。”岛崎仰头对着辉气的方向,然后瞬移到辉气身边,抱着他转移到了其它没有狗的地方。

  “吓我一跳!”辉气捂着胸口,缓过气来。

  “还是回家吧,小猫咪。”

  “我只是对狗毛过敏!”

  岛崎就算相信他说的话也无所谓:“破绽在于,人害怕的时候会跳到他们身边的男朋友身上,猫才会跳到电线杆上。”

    

  e.

  “我不萌猫咪。”岛崎说,“猫只是被神经质基因选择的用来遗传和保护它们的工具。”

  “猫累了,猫总是和阴谋挂钩。前段时间公布的黑洞照片,有人说看起来像黑猫的眼睛。”辉气往自己和岛崎的咖啡里扔方糖,舔了舔手指,镇定了一下:“所以你宣布我们的感情出现了危机?”

  “哪跟哪,我只是在展示我刚读完的一本书的成果。”岛崎回答,“你一直挺可爱的。”

  

  

  

评论(14)
热度(103)

© 君安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