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银老板是最完美的!不准说他坏话!=

[SPAMANO]保持和睦的秘诀是总会对他心动

整理文件夹时翻出来的,我记得后续有剧情,但由于太久了已经忘了,等我想起来可以补。所以当一块小甜饼看吧。

 

  

  

  罗维诺在晚上和安东尼奥吵了一架。第二天早晨,他一边思考着往锅里加香蕉还是鸡蛋,一边在心里咒骂“早上?为什么该死的要定为早上?”——他们有个规矩,吵架后不能把冷战的氛围带到早晨来。


  应该定在晚上不是吗?这样吵完还能一起睡觉,而不是他一个人起床后还得为那个混蛋做早餐。


  “昨天下午,你妈妈给我打电话了。”安东尼奥切开奶味蓬松饼。


  罗维诺放下叉子,动静有些大,他的妈妈给他的丈夫打了电话,而他的丈夫过了超过十二个小时才告诉他。不能生气,他深呼吸。


  他嘲讽道:“她又找你吵架了?”


  在他结婚之后,家里人二十多年来责怪的重心终于从他的身上转移到了安东尼奥的身上。


  四年前他离开意大利时,他的家人认定他很快就会灰头土脸地被生活打败,然后回家,他不接受家里的安排是天真的想法。然而罗维诺邂逅了一个不同寻常的西班牙男人并坠入爱河是所有人都没能想到的,包括罗维诺自己。在第三次他们的关系遭到家里人反对之后,罗维诺赌气地吼道:“他能给我所有你们能给我的,还能给我爱!”


  老实说,罗维诺也为这样的言辞感到后悔。于是第四次,他又回去道歉了,并和家人好好谈谈,然后意外地发现原来也并不是那么难沟通。安东尼奥一直陪着他,在他不知道怎么做的时候给他提醒,在他受伤的时候挺身而出,这一切都是罗维诺勇气的来源。终于,他们得到了他妈妈的的认可(尽管不是那么心甘情愿,但她的直觉告诉她他们就快结婚了,她是对的)。


  “她是找了我的茬,她说你是瓦尔加斯财团的长子,不是费尔南德斯夫人,所以,你什么时候回去继承家业?”


  “我他妈不能两者都是么?虽然是这个意思但别那样称呼我,混蛋!”罗维诺有些火大的说。他本来该责怪安东尼奥现在才告诉他,但随即他清楚他并不是因为这件事感到生气,而是他的家人为什么不直接打电话给他?而总要从别人那儿打听他的事情,让他觉得自己被监视了什么的。


  “我只是复述她的话,我们说好不在早晨吵架!”


  “我知道……”罗维诺抓住头发呻吟,“你怎么回答?”


  “我说你大概还要继续深造美术,不过她最好自己来询问你的想法。”


  “不!”罗维诺叫了起来,“最好她每个电话都打给你!你就告诉她我不回去!”


  “我不能,十分抱歉。你跟你家里人的事只能你自己处理。”


  “你知道这有多难……”


  安东尼奥知道,他见识过罗维诺和他的亲人是怎样互相伤害的,他们就像永远卡在对方喉咙里的一根鱼刺。所以他坚定地鼓励罗维诺和家人改善关系。


  “我当然过得很不好,你绑架我恐吓我禁锢我,所以我才没办法回家!”


  “知道什么是最扯淡的吗?你可以说我让你怀孕了。”


  罗维诺抓起身后的靠垫打他。安东尼奥把它夺走了,制止道:


  “罗维诺!别在餐桌上这样做!”


  罗维诺捶了一下桌子:“你叫我的全名?”


  “我以为你现在喜欢这样,毕竟你昨晚把我关在了卧室外面。”


  “我没锁门!”


  “原来如此,我的错。”


  罗维诺瞪他,气嘟嘟的,安东尼奥很无奈,好吧,他又不是第一天知道这家伙的性格有多别扭。他抬手揉了揉罗维诺的脑袋:“把早餐吃完,我送你去学校,你周一不是说过有个展览要参加?”


  “那么,”罗维诺忍住内心的欢悦,但还是有一丝嘴角翘了起来,“你下午来接我吗?”


  “如果我们已经不再冷战的话。”


  罗维诺挑眉,目光很甜。他快速地亲了一下安东尼奥的脸颊。


  “OK。”安东尼奥笑道,和煦得像清晨的阳光。


评论(12)
热度(287)

© 君安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