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银老板是最完美的!不准说他坏话!=

[岛崎辉] 白昼之光可知夜色之深

  *岛崎×光辉。

  *原作向,日常向。

  -


  还记得当初在「爪」的时候,没人愿意住在岛崎的附近,因为没有隐私。岛崎心想你妈的,难道我很想知道你们整天都在干什么吗。

  但只要他活着,就得一刻不停地感知,直径至少要在狙击的最远距离,偶有政府的刺客在暗处虎视眈眈。每天接收的信息像一张球型网,天上飞的地下跑的都能捕捉,当然,他并非能够意识到网里的所有东西,就像你走在一条繁华的街上时注意到的事物其实不会太多一样。

  所以他喜欢简单,只要信息少就能够全部掌控。坐在海边是最轻松的,只用聆听浪潮和风的声音,广阔的沙滩上没有阻碍,就算是普通的瞎子也可以在上面奔跑。无边的海从不会屈服于阴惨的无常。

  雪景也很空旷,但并不行。大雪只是将一切都掩埋起来了,对于他来说,只是在复杂的世界上增添了更多的颗粒而已。

  他喜欢的,坦率的,一览无遗的。像少年。或者说,他凡事都习惯性地联想到少年。

  

  辉气无论多细微的举动,都逃不过他的感知。

  辉气在和他谈话或者看着他的时候,一些无意识到的动作都分别表达了什么样的内心?因为预判到了也不了解,所以琢磨起来很有意思。有时他猜对了,有时他误会了。

  床事的时候,他知道辉气在倔强中的每次颤栗,任何反应都传递得很清晰,所以他总能找准地方。16岁的少年身材修长,骨节分明。一只手的手指弯曲着在床单中抓挠,另一只手被洁白的牙齿咬着,随着身体的律动,小猫似的呻吟不断从唇边溢出。

  岛崎把他的手攥进手心,然后吻他。

  偶有不服输的时候,辉气骑坐在岛崎的身上。岛崎感受得到他滚烫的脸颊和额头,以及失了魂似的却一直看着自己的脸的目光。

  少年也是绝妙的景色,像夏日里的清风。夏天的风仿佛比其它季节的更亮一些。

  

  曾经有一次辉气去买植物的时候,峯岸打量了靠在柜台边的岛崎半晌,得出结论:岛崎,你果然还是正常的。

  岛崎:?

  峯岸:正常的你应该是个变态。

  ……。岛崎说,我不是,你够了,峯岸君。

  峯岸摊了摊右手,接过辉气挑好的三个盆栽用袋子装好。只是开个玩笑。

  拥有如此“透视”的能力,岛崎一直被迫得知很多别人的隐私,阴暗的,人性的,下流的,却一直没有发展出什么奇怪的念头和癖好,也不会让人难堪,不得不说他的心里承受能力很顽强。

  小时候应该有人在礼仪的方面正确引导过,从降临到世界上的那一刻起就被黑暗吞噬,却被取名为「亮」,家人中一定有极其温柔的人。

  但他的世界观确实与明目的人不太相同。

  他看不见,所以不在乎外表上的年龄。他只是感受到他爱的灵魂既拥有少年的天性,又拥有成熟的睿智。不会因为和成年人交往就上当受骗,身为超能力者也不会在性爱中受伤。和青涩的同龄人不同,辉气是一颗可以咬的饱满甜美的苹果。

  

  可是当辉气靠在他的肩上沉睡过去的时候,他却因为想起辉气即将利用假期回国的父母而失眠了。感受到自己尚未泯灭的良心,他在心里揶揄:把你们家这么优秀的未成年的儿子给睡了真是不好意思。

  尽管岛崎并没有对辉气父母愧疚的义务,但一想到对方肯定无法接受儿子的恋人是位男性,那么还是按照基本礼仪那样来认错比较恰当:很抱歉,但这也没有办法,您的儿子实在是太可爱了,我会对他负责的。

  也只有这些话想说。

  这样说完大概会被扁一顿,然后解决不了任何事情。

  这还是岛崎第一次想到这样的事情,在辉气上大学之前似乎为时尚早。不过按照辉气的性格,总有一天会拽着他的领带把他拉去和家人见面,所以现在考虑也未尝不可。

  即便艰难棘手,也不能依赖超能力。毕竟这是辉气的心愿,让岛崎作为凡人去体会生活的乐趣,拥有解决现实中的苦恼的能力。岛崎感受着少年倾吐在他胸膛上的温热的呼吸,愉悦地想,你真是会给我找麻烦啊,小朋友。

  

  早晨辉气醒得要更早一些,过于早熟和独立让他总有不想在别人家里添麻烦的自觉。在主人的床上贪睡很不像话。

  夏日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他的脸上,他张开五指遮了一下,睡眠不足的脑子一时间无法理清思绪。买个窗帘啦,他在心里嘟囔。但是不是自己的家,所以就一直没提。

  他刚想爬起来,腰就被圈住了。岛崎缠着他,嘴角露出微笑。

  他靠在岛崎的身上,手指搭上岛崎的肩膀,“早上好。”

  “早上好,可以多休息一会儿哦。”

  辉气懒洋洋的,用勉强打起精神的声音说:“不是商量好在我离开之前一起去买东西吗?”

  “不去也可以。”

  “计划不执行的话,就没有制定的意义了。”

  岛崎的手习惯性地摩挲着辉气的肌肤,像个普通的瞎子一样用摸索来感知恋人的身体。他放开辉气,触感消失了,超能力的感知一点也不得劲。

  衣料窸窣的声响从辉气的动作中传来,同时,岛崎闻见了玫瑰的馨香。

  那时辉气送了他三盆植物,玫瑰,满天星,杜鹃,因为他的生活空荡荡的,房间也是,所以辉气想到用花香味来填充。黑暗的世界虽然不能改变,但可以改变他的感受。是个善良可爱的想法。辉气把手机放在桌沿播放新闻,然后去卫生间洗漱,天气预报说今天的最高温度将达到37°。

  岛崎穿上裤子,用喷壶给花浇水。

  早餐是三明治,岛崎问:“想喝咖啡还是果汁?”

  “果汁,谢谢。”

  “大清早就喝凉的是不是不太好?”岛崎笑着打开冰箱。

  “太热了!”

  “下午两点乘车的话够呛哦。”

  “我回到家乡要四个小时哎,家人说很久没见面了,晚上要跟我一起吃饭。不过车上有空调,应该没关系。”辉气在窗前擦干头发。

  杯子也是辉气选的。虽然岛崎说买两个形状不一样的就可以感知到区别了,但辉气说这种简单的事情不需要费神,摸一下就可以知道。一个杯子的表面平滑,一个摸起来有凹凸的手感。

  岛崎没穿衣服,在吃饭的时候不注意可能会被弄脏。虽然辉气会帮他指出来,但刚穿上的衣服就要换掉挺烦人的。

  有辉气在身边的时候,他觉得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也可以。

  

  出门的时候云朵恰好将太阳挡住了。走在街上辉气也会牵着岛崎的手,并非是因为这样做别人也不会感到奇怪,而是因为亮看不见,所以想让他和自己产生更真实的联系。

  附近的商场里有个较大的超市。买东西耗费的时间稍微要长,辉气耐心地向岛崎介绍食物的口味以及价格,偶尔阅读包装上的文字,询问他的意见。岛崎听辉气数着货架上的东西,逐渐知道那些以前他通过包装难以辨认的东西都是些什么,也听到了很多新的牌子和物品的名称。

  “如果能够记下来的话,一个人来的时候直接问导购员就行了。”辉气说。超市里的东西都长得差不多,光靠感知来购物很不方便。

  “……超市的饭团做出14种口味是不是夸张了一点?”

  “记你自己喜欢的就好,在这之前多多尝试嘛。下一个货架上的是……”

  就这样不知不觉地买了很多东西。辉气只是单独回家一段时间而已,却给他买了半个多月的量,最后只能决定带一些回去当作特产给父母。

  午饭在家吃了牛排,然后送辉气去车站。

  辉气看着岛崎,心想他一个人应该蛮无聊的吧,黑暗的世界本来就很空虚,就算有超能力也只是让生活变得更简单乏味了而已。

  虽然这么多年都是这样过来的,但以后要是能逐渐学着脱离这样的生活就好了。

  “在父母那边也不会有什么不同,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我也会打给你。”

  “想你的话可以去看你吗?”

  “还蛮远的,不要用你的能力为所欲为啦!”

  “好吧。”

  岛崎叹了口气。他用手掌撩开少年的刘海,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辉气抬头看了看天空,说道:“乌云聚集起来了,可能会突然下暴雨,早点回去吧。我上车了。”

  “嗯。”

  辉气坐在车上,从窗户看着插兜站在远处的岛崎。车子发动了,他想要挥一挥手,不知道岛崎感不感知得到。可岛崎一直很准确地面向这边的方向,于是他还是挥手再见。

  再见。岛崎在心里说。

  早点回来哟,我需要你。

  

  

  End.


  描写岛崎为何可以对小朋友下手的时候脑子里回荡着PDD的歌声:我一句黑你的话都没说,我一直在帮你解释你知道吗……



评论(36)
热度(248)

© 君安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