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银老板是最完美的!不准说他坏话!=

[SPAMANO] Naranja

  *去年给 @雀酒Finch 的G文,补个档。

  *死线蹦迪稿,短,小,傻,白,甜。

  -


  罗维诺觉得自己疯了,因为他想和安东尼奥同居和上床,甚至结婚。

  当查瑞拉得知这一点的时候,她说:“你的确是疯了,你还没和他试过在床上合不合适,竟然就想同居?”

  “他行不行都不重要。”罗维诺说,实际上,他可能早就深深爱上他了,“难道问题不在于我22岁,他已经30岁了!”

  “你忘了?爸也比妈大了9岁!”

  “好,这样他们至少不会因为年龄的问题阻挡我结婚。”罗维诺呻吟道,查瑞拉白了他一眼。

  “你真是个小说家。在现实里,如果事情要按照你预想的发展,首先你得敢找他说话。”

  罗维诺怂了。

  早晨的咖啡馆有些拥挤,咖啡的香味让人口干舌燥。冷静点,罗维诺告诉自己。安东尼奥只是一个普通的西班牙男人,一个咖啡馆的合法拥有者——一个不起眼的身份,有自己的房产和车,他个子不算太高,只不过长得英俊,皮肤是古铜色,有腹肌……他只是这样一个普通的男人。罗维诺催眠着自己,直到有人赶在他前面和安东尼奥搭讪。

  “啧,妈的!”罗维诺骂了一句。然后等安东尼奥空闲下来,迅速地做了下一个。

  “早上好!”安东尼奥惊喜地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罗维诺,你有多久没来了呀?”

  “三天。”罗维诺在吧台上撑着脑袋,冷漠地说。

  安东尼奥眨眨眼,亲手给他做了三明治。

  我应该高兴吗?罗维诺心想。当然不应该,他对每个人都这么好,如果掉进他的陷阱,将会因为无限的期待得到回应而没完没了。他刚才对我的笑得似乎更开朗一些?不,他对其他人应该也这样笑过。

  不过,事情总得有个开始。

  罗维诺随便找了个话题:“我的实习就要结束了。“

  “你就要毕业了,是吗?我想你不怎么喜欢工作。”安东尼奥笑。

  “我讨厌定时的工作制度!”罗维诺抱怨道。

  “你随时都想偷懒。”

  “混蛋!有时候我可是很认真的!”

  “你可以来和我一起经营这家咖啡馆,大部分时候都挺闲的。”

  “……”罗维诺被震撼到了,“听上去不错,第一步,我应该先和你结婚吗?”

  他想让这听上去像个玩笑,就像他和他的gay蜜开玩笑的那样。不过意外地出现了一点颤音,足以到两个人都注意到其中的诡异。罗维诺脸红了。安东尼奥也停顿了一下,然后讷讷地说:

  “我想,不需要……”他快速地挪开了目光,也有些脸红。

  “开个玩笑。”罗维诺说。

  “我知道,你没必要调戏我。”

  “……”

  他们互相沉默了,气氛变得有些僵硬。罗维诺喝完咖啡,没用勺子去刮奶油。“我走了。”

  “嗯,欢迎下次再来。”

  

  于是下午,查瑞拉从罗维诺那儿得到的消息就是:“他不想和我结婚!”

  查瑞拉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他。

  罗维诺自暴自弃地说:“那个混蛋无声地拒绝了我!”

  “他只是回答了你的问题,傻子!就算我现在去问我男朋友要不要跟我结婚他也会说不!你难道希望安东尼奥回答你‘是的’?这个玩笑毫无意义!只要他没回答你‘我不喜欢’,那就没完!”

  罗维诺把枕头从脸上拿下来,“你有什么看法?”

  “你问他愿不愿意和你去看电影!”

  “我才不!”罗维诺皱起眉头,无力地瘫在床上,“那百分百是约会的标志!我的自信心已经千疮百孔了,我不敢想如果他拒绝了我我该怎么办!”

  查瑞拉用手搭上他的肩:“你一定会积极坚强的去应对不幸的,这么多年你都是这样过来的。”

  罗维诺愤怒地甩开她的手。  

  

  下午茶的时候,安东尼奥又看到了罗维诺出现在咖啡馆的门口。幸好他一眼就看到了,否则罗维诺可能掉头跑了。罗维诺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安东尼奥从他的朋友旁起身,高兴地招呼他。

  “我忘记付账了,该死,你为什么不提醒我!”

  “我请你!来块点心吧?想吃什么?”

  罗维诺在安东尼奥面前的位置坐下,右手手指敲打着左臂的T恤袖沿,他照常说:“一块蛋糕。”

  “总是这个选择,你很专情。”安东尼奥笑道,他的笑容无论何时都这样晃眼。

  罗维诺低下头,不好意思地撅了噘嘴。安东尼奥看着他,眼神温柔极了。

  罗维诺瞄了他一眼:“我想,呃,明天你有时间吗?”

  “当然,星期日不营业,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我想去参观一个艺术展,原本是查瑞拉陪我一起去,不过她不去了。所以,你能去吗?”

  上帝!罗维诺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他在说些什么,这算什么理由,现在这百分百是个约会了。他平静地两眼一闭。我搞砸了,这没什么奇怪的。

  “艺术展,你邀请我?”安东尼奥惊呼。让罗维诺意外的是,他似乎也有些紧张。不过他把眼光看向了他坐在那边的朋友们(罗维诺不怎么喜欢他们,尤其是此刻),像是求助。

  “艺术展,我想,嗯,如果明天我没有什么其他事情……”安东尼奥说,仿佛忘了他刚才才肯定地说过明天有时间。他的目光仍旧在他的朋友们那里,然后终于扯了回来,“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告诉我,在什么地方?”

  “在……”

  罗维诺把地址告诉他。

  

  查瑞拉认为这没什么不对劲的,“你把他约出来了。”

  “他看上去很不情愿!”

  “祝你约会愉快!”

  “这不是在约会,他只是在帮我一个忙!那个混蛋对谁都很好!他只是找不到理由拒绝我!”罗维诺像鸵鸟似的,把头栽进被子里。

  查瑞拉有些厌烦了,他总是觉得事事都不可能顺心如意,而罗维诺也没办法把当时的情形准确描述出来。

  “最糟糕的是,他大概能看出来我喜欢他了!”

  “一年以来,你几乎每天都要去见他!谁看不出来呀?他看不出来!所以不用担心。”

  “噢,原来还有比最糟糕更糟糕的事。”罗维诺有气无力地说。

  

  星期日。尽管罗维诺穿得光鲜亮丽,但实际上他的心情有些沉重。事情一定不会那么顺利的,总体来说,今天会毫无进展,以他的人生经验来看他想不出什么乐观的结局。

  安东尼奥迟到了两分钟,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我太匆忙了,结果出了很多岔子。”

  “没关系,至少你来了。”

  上帝作证,罗维诺这可不是在挖苦他。

  “我们现在进去吗?”

  “还有十五分钟,你要先休息一会儿吗?”

  “好的。”安东尼奥看了看四周,“我们可以在这儿聊聊,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什么?”罗维诺立刻竖起耳朵。难道安东尼奥要告诉他,别做这些无聊的事了,他已经看穿了他的把戏,他们不合适!“是好话还是坏话?”

  “我不知道对你来说算什么。”安东尼奥说,“你能给我个机会,让我做你男朋友吗?”

  罗维诺的脑子一片空白,脸红成一片,吞吞吐吐:“为……为什么?因为我和你约会?”

  安东尼奥也脸红着,低声说:“因为我喜欢你。”

  “上帝!”罗维诺低下头。

  “怎么了?”安东尼奥忐忑地问,只不过他年纪比较大,所以看起来不像个毛头小子那样紧张。

  “当然可以!”罗维诺说,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该死,我想过很多次你是不是喜欢我,不过我都告诉自己那是错觉!”

  “事实就是这样。”安东尼奥笑了,“你知道吗,我的朋友和我打了一个赌,你最近一定会和我约会,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来的,尽管他在感情上很有一套,但我并不相信。而他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还特意指出你会约我看电影,于是我说如果真是这样我就对你表白。不过,一旦有了这个念头,我发现再也刹不住车了,管你约我干什么呢,我憋不住要说了!”

  “哦,你为什么不找我呢?”罗维诺抱怨道。

  “我们的年龄差距有些大,我不那么自信。你很年轻,很可爱,很乐观……我不知道你能看上我什么。”

  罗维诺突然笑了起来,耸了耸肩,原来他们都是一样的。

  

  艺术展结束之后,他们一起看了电影,吃了一顿浪漫的晚餐,分别时也得到了彼此心心念念的一个深吻。

  的确一切顺利,对于罗维诺来说,他度过了最幸运的一天。


  Fin.

  

评论(26)
热度(331)

© 君安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