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银老板是最完美的!不准说他坏话!=

《SPAMANO:长大之后就可以和恋人在超市里这样……》

还是沿用了那个:一个意大利的高中小孩赖上了比他大九岁的西班牙男人。的设定。


一个无聊的日常。

改下了标题,因为整理目录的时候发现前几篇标题全是恋爱,emmm


  他们正在超市里。罗维诺左右看了看,逃跑的路线很多,但卖通心粉和牛肉酱的货架就在前面。等于是他哪儿也去不了。

  安东尼奥全然没发现罗维诺的窘迫(也可能是并不在意),兴致勃勃地推出一辆很干净的购物车,笑着问道:“试试?”

  他打算把罗维诺装到购物车里。

  罗维诺在大喊我不同意向营业员举报这个丧心病狂的混蛋之间权衡了一下,最终屈服于自己十七岁,很想逛超市但没钱付账这个事实。他挣扎道:“我会压坏它的,混蛋!”

  “肯定不会,我十分清楚你有几斤几两。来吧,不会有事的!”安东尼奥自信地笑道。

  罗维诺很后悔,他为什么要盯着一个坐在购物车里被妈妈推着并一副快乐模样的小孩儿看,并且在安东尼奥询问他小时候有没有坐过购物车时回答没有。但这无法说谎,罗德里赫不会允许这样失态的事情发生,他甚至不允许在超市里有嬉、闹的迹象出现。

  罗维诺看着这辆购物车,的确,以他的身材来说坐进去绰绰有余。呃,难道他要表达他的童年遗憾并不包括这个?太虚伪了……

  于是在安东尼奥慈父般的注目鼓励下,他爬进了购物车里。

  等他躺好,他立刻感觉到无尽的窘迫,他叫道:“这里离学校太近了混蛋!要是被人认出来,我就没脸再去上学啦!”

  安东尼奥捏了捏他的肩,让他放松:“没关系,我经常遇到路德维希推着小费里这样玩。”

  罗维诺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忍不住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然而又有一些羡慕,那个笨蛋弟弟怎么那么逍遥自在啊该死的!

  “那么,我们首先要去哪儿呢?”安东尼奥问。

  “通心粉!然后还要牛奶曲奇饼干,火腿,果冻,奶酪,酸奶……”

  “为您效劳。”安东尼奥爽快地说,尽职尽责地当好一个车夫,以求让他的小王子感到满意。

  罗维诺真怕营业员的目光聚集过来,虽然他的体型迷你了一点,但他已经不会被误认为还是个可以向大人撒娇的男孩子了(实际上是他的话,当然可以,他该知道自己有多可爱)。他在心里下定决心:如果有人前来制止,他会主动揽下责任,承认是他要求安东尼奥这样做的,以此报答安东尼奥的好意。他用视死如归的眼神和每个营业员对视。

  安东尼奥问道:“酸奶要Müller Corner系列的是吗?”

  罗维诺回过神来,他爱死了这种含有水果、巧克力和谷物的酸奶。对于味道的选择,他犹豫不决。于是安东尼奥破天荒地允许他一次指定了三盒,也就是二十四杯,内含许多口味。安东尼奥帮他从货架上拿下来,递给他。

  “会不会太多了?”罗维诺问道。

  “没事。”安东尼奥哼着歌,心情很好。他低下头看了一眼安逸的美少年,用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在经过下一个货架的时候,安东尼奥自作主张地拿了一升脱脂牛奶。罗维诺的脸立刻垮了下来,面对自己无法抗拒的即将被灌牛奶的命运,他哼唧道:“喝牛奶能长高是无稽之谈。”

  “但它比咖啡健康。”

  之后安东尼奥还拿了豆浆,大米汁……自从他要求罗维诺戒咖啡之后,就开始买各种各样的饮料作为替代。可罗维诺的戒断反应出现时是对这些一点兴趣也没有的。真是难以忍受,但他每天靠咖啡续命的模样以及没有咖啡时产生的焦躁情绪的确吓人,咖啡让他间歇性失眠。于是他的咖啡豆全被安东尼奥冲到马桶里去了,家里连包速溶咖啡都找不到,之前安东尼奥明明收藏了许多,他四处旅游时从不同地方带回来的……

  “喂,我要巧克力!”罗维诺指着货架说。

  这个要求可以满足,不过安东尼奥当然不会给他买BACI的,尽管它外层巧克力中含有榛仁碎,中间更是包裹着一整颗榛仁,纯正浓郁入口即化,让人无法抵挡。BACI最大的特点是每颗巧克力都附有一张用多国语言书写的爱的箴言的小纸条,下面还有编码。因此很多人都喜欢收集这些纸条,其中包括罗维诺。安东尼奥怎么也忘不了去年——他们过的第一个情人节——罗维诺两只鼻子血流成河,扁桃体也红肿了一个礼拜。

  罗维诺也深知那一次的厉害,他还以为安东尼奥再也不会让他吃巧克力了呢。不过一个月后,也就是他生日的那天,安东尼奥送的礼物里包括两盒十五颗装的费列罗。他拆开第一颗便发现里面同样有纸条,是安东尼奥自己写的。

  “拆慢一点,拆光了就没咯,这刚好是一个月的份。”

  “我操!你下个月还送我吗?”

  “光写这些就已经要我的命了!”理科毕业的安东尼奥用别贪得无厌的表情教育这小子。

  说起来,他们的生日又要到了,先是安东尼奥的,然后是情人节,然后是罗维诺的……那么近,都可以连在一起玩消消看了。罗维诺在心里嘀咕。

  “哥哥?安东尼奥哥哥?”

  一个迟疑但耳熟的声音传来,直觉令罗维诺也迟疑了一会儿,然后才向发声处看过去。

  他的傻瓜弟弟,费里西安诺正和路德维希一起购物,两人用震惊外加复杂的眼神看着他,尤其是路德维希,罗维诺痛恨他用那样的眼神注视自己。费里西安诺没在购物车里。

  安东尼奥笑着打招呼:“嘿,真巧,你们也来逛超市吗?”

  “是的,安东尼奥哥哥,您平时都很忙的样子,今天有空吗?”费里西安诺说,但明显心思不在安东尼奥身上,他默默地看了一眼他的大哥,转头对路德维希说道:“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路德维希捏了捏眉头,一脸冷漠:“想都别想!”

  费里西安诺笑了笑:“说得也是,这样会给路德添麻烦吧。”

  两人又意味深长地看了罗维诺一眼,含义各不相同。

  罗维诺终于涨红了脸,叫道:“什么!你不是经常这样吗?”

  “哎,我没有过啊?我进去的话会把购物车压坏吧,啊我不是说哥哥你也会这样啦!但毕竟都这个年纪了,被推着到处跑也会给店员先生添麻烦吧!”费里西安诺露出害羞的样子,好像对这种事情很不好意思,“哥哥,你要注意安全。”

  罗维诺大脑一片空白,头上能冒出热气。

  “好啦,闲聊时间到此结束。”安东尼奥拉起罗维诺衣服上的兜帽给他戴上,遮住不知所措的红脸,“没事的,车要开咯,我们向下一站出发——”

  说罢笑着推起车快速向下一个货架走去。

  “安!东!尼!奥!”

  响起罗维诺终于反应过来的咆哮声。

  费里西安诺转头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露出了娘家人的欣慰笑容。


评论(43)
热度(441)

© 君安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