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有趣,要有用

废文bot,主产:亲子分/银讯
目录在第一个文集里
过激洁癖,讨厌bp,别跳我脸
封面by芳

© 君安泽
Powered by LOFTER

意宽女士今天中午给我发了武汉上门喂猫互助的微博,我立刻就加群进行了登记。但是刚谈好就传来了最新的消息,从明天起禁止机动车出行,代喂表示去不了。又找了好几个都说封区了明天开始就不能去了。我绝望得快窒息,猫的口粮最多再支撑三四天。疯狂给每个揽单的都发消息询问,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小哥表示今天以前能开车去,明天之后就去不了了。于是我又自己联系了开锁师傅,他们两个一起往我家赶的那段时间我煎熬死了,最终总算顺利会晤。小哥说帮我放好了一个月的口粮,水。猫砂加了12L,不知道封到什么时候,一个月之后就没办法了。开心的是猫猫终于有东西吃了,但猫粮长时间暴露在空气里肯定会变坏。还是好担心她。小哥说小猫咪很害怕,一...

(之前言语过激被P了)

如果知道那么严重我根本不会离开武汉

我到云南第二天,钟院士才说是人传人的,疫情也大规模爆发,后来家里人也才知道这件事。本来亲戚都约好了今年在我家过年住宿,我父母天天往超市跑采购吃的喝的,包括被子洗漱用品之类,把楼都打扫干净分出来了。今晚一个个的给亲戚打电话说别来了。

我宁愿一个人待在武汉,让大家过个好年

早上洗完头有些感冒,还有点干咳,几天除了吃饭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武汉封城了,我的东西我的猫还在武汉,这两年多亏了它陪着我。我说我得回去,我妈问我不怕死吗我说不怕,不然还能咋办呢。明明去年年底就爆出有死亡,却说是老人引发了并发症。等我走了才知道原来这么严重,不...

和DurEe劳斯每天激情聊天框创作银讯文学X千字

都会指向想看他们doi

(虽然最终结果还是要歌颂他们的伟大爱情)


[图片]
[图片]

点开yx群就看到讯使的抹布黄图,是有什么问题吗???这不是银讯only群吗??

那图我在微博见过,画师文案也明确表明是讯使被迫为整合运动士兵服务的黄图,为什么要发啊???

服了,退群保眼睛

真就雪境爱情呗,我一整个冬天过得都没tag冷

别饿着孩子☃️(银讯/生[小豹]子/完结)

❗️预警1:ABO前提/生(小豹)子

🌨其实是圣诞+老板新衣贺,但我太慢了dbq


>>>Preview>>>


早晨十点,天空依旧是灰色,乌云犹如教堂的圆形天花板一样堵住了整个苍穹,使得光线无法循着赫尔墨斯的路径从天上传到人间。这样的冷天气令银灰仿若回到了谢拉格,置身于那暗地里风起云涌却表面平静的日子里,他从清早坐在办公室,看霜冻把窗户变成一个个白色的方块,和他添加在咖啡杯里的方糖别无二致。亘古不变的冷空气像个精神失常的母亲,具有威胁性地环抱着从她的襁褓里诞生的城邦。


不过,现在这儿是龙门,准确来说是罗德岛的舰船...

虽 迟 但 到

发现12月就快要过完了,赶紧整一个,看tag↓


(顺便主页有粉丝抽奖,没看到的可以去看一下_(:з」∠)_

相亲先看对脸再看对眼☃️(银讯/ABO/完结)

❗️ABO相亲文学

❗️建议直接点↑下划线看全文,不破坏观看体验

🌨标题感谢小雀酒给的灵感(每个对Omega一见钟情的Alpha都是见色起意)


每一条被摸死的鱼背后,都有一双不想更新连载的作者的黑手


>>>Text>>>


1.

  

明年春天讯使就要迎来20岁的生日了,想了一下政府日益壮大的“争取到嘤历2020年消灭所有成年还单身的Omega”的口号,心中汗了一下。

不过他的确该结婚了,年龄大了抑制剂的效果就不好,他也很难受,动不动就觉得有需求挺影响工作的。在他工作的地方,主任也找他谈过话,说他有点影响同事,希望他赶...

小别之后☃️(银讯/短打)

今天双12部门都很忙,被架空的我迅猛摸鱼……

-


讯使从废墟醒来,像一个在黑屋里待太久的人见到阳光,艰难的撑开眼皮。他看到许久不见的银灰半蹲在他的身边,不过脑子花了几秒钟才逐渐将这个意识化为实形。银灰耐心地等他清醒,问:“怎么样?”

讯使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肢体,哪知道怎么样,他说:“我还想问你……”不过银灰面上没有紧张他,他应该没太大的事。他看了看太阳,发现自己昏过去的时间不算长,这大概是自己还没被后勤部当尸体给扫走的原因。

银灰帮他的腿伸直,问:“吃巧克力吗?”

讯使很讶异:“你带了?”

银灰开始掏兜,从左边到右边,显然他也不记得到底带没带。他拿出一条五彩斑斓糖纸的巧克力,配...

雏鹰 03☃️(银讯/哨向/连载)

❗️哨兵/向导AU

我 来 了


目录:01 02 


2020/1/4补丁:增加了部分心理描写,不影响剧情


讯使这样胡说地把银灰堵在外面,实在是任性得不给面子。但卡罗琳却觉得有些好笑,甚至不想说点什么缓解银灰可能的尴尬。她知道讯使和银灰还没有太多接触,所以不确定是不是他们已经决定的关系才让她产生的这种错觉——讯使此刻犹如在对情人生气似的。在十五年前她还年轻的时候,也曾和自己的前夫有过这样令人怀念的时光。她偏过头,想看看银灰是如何感觉的。


“讯使,我担心你的伤势,能否让我进去看看你?”银灰把手抵在门上,仔细聆听里面的声音,沉稳的眉眼透露着一股...

1/15